五 月
一日 晴。上午李慎斋来,同至四牌楼买玻黎十四片,十八元五角,又同至西三条胡同宅。下午夏穗卿先生讣来,赙二元。得谢仁冰母夫人讣,赙一元。晚李庸倩来。
二日 晴。上午往师大讲。午后往北大讲。下午往中央公园饮茗,并观中日绘画展览会。
三日 晴。晨寄胡适之信。寄张永善信。寄张目寒信。往女师校讲。上午往留黎厂买《师曾遗墨》第一、第二集各一册,共泉三元二角。午后李慎斋来。
四日 晴。星期休息。下午孙伏园来并交春台寄赠之印画四枚。
五日 晴。上午H君来,付以泉十二。午后往世界语校p讲。得三弟信,二日发,即寄以《全国中学所在地名表》一本。夜得李庸倩信。
六日 晴。晨母亲来,午后往八道弯宅。下午寄三弟信。高阆仙赠《论衡举正》一部二本。收三弟所寄回许钦文稿一篇。晚买茗一斤,一元酒酿一盆,一角。李小峰、章矛尘、孙伏园来。季巿欲雇车夫,令张三往见。
七日 昙。下午清水安三君来,不值。
八日 昙。午后往集成国际语言学校讲。下午往吊夏穗卿先生丧。晚孙伏园来部,即同至中央公园饮茗,逮夕八时往协和学校礼堂观新月社祝泰戈尔氏六十四岁生日演《契忒罗》剧本二幕,归已夜半也。
九日 晴,大风。上午往师大讲。午后往北大讲。往公园饮食。晚得春台信。
十日 晴。晨往女师校讲。上午往李慎斋寓。午后李慎斋来,同至西三条胡同宅,并呼漆匠、表糊匠估工。下午收去年四月分俸泉卅。寄孙伏园信并校正稿。
十一日 昙。星期休息。午后往广慧寺吊谢仁冰母夫人丧。往晨报馆访孙伏园,坐至下午,同往公园啜茗,遇邓以蛰、李宗武诸君,谈良久,逮夜乃归。
十二日 晴。李瓦匠完工,付泉卅九元五角讫。午后往世界语校讲。
十三日 昙。上午子佩来并见借泉二百。下午得二弟
信,十日发。往西三条胡同看屋加油饰。托俞小姐乞画于袁匋盦先生,得绢地山水四帧。夜孙伏园持《纺轮故事》五本至,p即赠俞、袁两公各一本。风。
十四日 晴,大风。午后往商务印书馆买《邓析子》、《申鉴》、《中论》、《大唐西域记》、《文心雕龙》各一部,共二元八角。又棉连纸印《太平乐府》一部二本,四元。得三弟所寄荔丞画一帧。下午寄三弟信。
十五日 晴,午后风。往集成学校讲。下午访常维钧,以其将于十八日结婚,致《太平乐府》一部为贺。得郑振铎信并版税泉五十五元。晚寄伏园信。
十六日 晴。上午往师大讲并取薪水泉二十三元,为九月分之六成三。午后往北大讲并取薪水泉十一元,为九月分之余及十月分之少许。往中央公园饮茗,食馒首。下午寄郑振铎信。
十七日 晴。晨往女师校讲。午后风。
十八日 晴。星期休息。午后大风。许钦文来。下午孙伏园来。
十九日 昙,风。午后往世界语校讲。以《纺轮故事》一册赠季巿。
二十日 晴。晨母亲来,午后仍往八道弯宅。访李慎斋,邀之同出买铺板三床,泉九元。收奉泉六十六元,去年四月分之余及五月分之少许。还齐寿山泉五十。寄孙伏园校稿并信。得三弟信,十六日发,属以泉十交芳子太太。晚往山本医院视芳子疾,并致泉十,又自致十。夜风。
二十一日 晴。午后寄三弟信。往三条胡同宅视。付漆匠泉廿一,表糊匠泉十二。晚以女师校风潮学生柬邀调解,p与罗膺中、潘企莘同往,而续至者仅郑介石一人耳。H君来。夜雷电而雨。
二十二日 昙。午后往集成学校讲。下午骤雨一陈。寄孙伏园校稿。
二十叁日 晴,风。晨诗荃来。上午往师大讲。午后往北大讲。买《中古文学史》、《词余讲义》、《文字学形义篇》及《音篇》各一本,共泉一元。往中央公园饮茗并食馒首。晚孙伏园来。得吴家镇母夫人讣,赙泉一。夜诗荃来。
二十四日 晴。晨往女师校讲。上午往图书分馆访子佩不值,下午复访之,还以泉百。付漆工泉廿。夜收拾行李。
二十五日 星期。晴。晨移居西三条胡同新屋。下午钦文来,赠以《纺轮故事》一本。风。
二十六日 晴。上午季巿见访并赠花瓶一事,茶具一副六事。午后往世界语校讲。下午往山本医院看三太太。晚得李庸倩信。
二十七日 晴,风。下午寄李庸倩信,附与胡适之函。晚赴撷英居,应诗荃之邀。
二十八日 晴。上午母亲来。午后子佩来。下午随母亲往山本医院诊病。
二十九日 晴。午后往集成校讲。下午得和森信,廿七
日发。得三弟信,廿六日发。收去年五月分奉泉五十。晚伏园来,并与钦文合馈火腿一只。夜往山本医院。
三十日 晴,热。上午往师大讲并取去年九月分薪水泉七元。午后往北大讲。假李庸倩以泉五十。遇许钦文,邀之p至中央公园饮茗。夜风。
三十一日 昙。晨往女子师范校讲。上午买旧卓倚共五件,泉七元。午访孙伏园于晨报社,在社午饭。下午往鼎香村买茗二斤,二元。往商务印书馆买《新语》、《新书》、《嵇中散集》、《谢宣城诗集》、《元次山集》各一部,共七本,泉二元二角。以粗本《雅雨堂丛书》卖与高阆仙,得泉四元。夜濯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