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 月
一日 晴。上午寄二弟《雅雨堂丛书》一包十三册,此二
十八日所寄之余。午后赴劝业场理发并饮茗。晚子英来,招之至广和居饮,子佩同去。夜齿大痛,不得眠。
二日 陈总长去。午后得羽太家寄来羊羹一匣,与同人分食太半。下午齿痛。往花枝胡同访子英,未遇,以其明日归越,托以一小包寄家,内《纂[籑喜庐丛书》一部,《赵[李龙眠白描九歌图》一帖,棉衣一袭。假子佩十元。
三日 午前与部中人十余同赴董次长家,速其至部视事。午后赴王府井牙医徐景文处治牙疾,约定补齿四枚,并买含嗽药一瓶,共价四十七元,付十元。过稻香村买饼干一元。
四日 星期休息。上午董恂士、钱稻孙来,饭于季巿处,午后去。下午往留离厂旧书肆阅书,无所得而归。
五日 晨寄二弟信(二十八)。上午往徐景文处治牙。午同徐[齐寿山、戴芦舲往海天春午餐。下午同许季巿往崇效寺观牡丹,已颇阑珊,又见恶客纵酒,寺僧又时来周旋,皆极可厌。得二弟信,初一日发。收三十日《越铎》一分。宋紫佩往天津。
六日 昙。下午收二日《越铎》一分。晚钱允斌来,索去十元,云学资匮也。夜风。
七日 晴。下午收三日《越铎》一分。晚稻孙以柬来招饮于广和居,赴之,唯不饮酒,同坐有朱逷先、沈君默、张稼庭、戴芦舲。夜小雨。
八日 晴。下午与齐寿山往戴芦舲寓,拟同游法源寺,不果。收四日《越铎》一分。晚阮和孙来。
九日 晴,风。下午得宋紫佩天津来信。收初五日《越铎
日报》一分。
十日 晴。晨得二弟信,六日发。寄二弟信(二十九)。午后以法源寺开释迦文佛降世二千九百四十年纪念大会,因往瞻礼,比至乃甚嚣尘上,不可驻足,便出归寓。收六日《越铎》一分。晚往徐景文处治齿,归途过临记买饼饵一元。得戴芦舲简。夜大风。
十一日 星期休息。赙邵伯迥一元。上午得戴芦舲简招往夏司长寓,至则饮酒,直至下午未已,因逃归。收七日《越铎》一分。晚往徐景明[文寓补齿毕,付三十七元。
十二日 昙,上午收八日《越铎》一分。午后往琉璃厂买《古学汇刊》第四编一部二册,一元。商契衡来,并偕旧第五中校生三人,一王镜清,二人忘名。阮和孙来,并携二客,一邹、一张。夜小雨。
十三日 晴。上午寄二弟信(三十)。午后昙。下午收九
日《越铎》一分。夜微雨,旋即月见。
十四日 晴,风。下午收十日《越铎》一分。谢西园来。晚沈衡山来。
十五日 晴。晨得二弟信,十一日发。得杨莘士信,
九日西安发。收十一日《越铎日报》一分。
十六日 上午收十二日《越铎》一分。午后同夏司长赴图书馆,又步什刹海半周而归。夜风。
十七日 午后赴西升平园浴。下午许诗荃偕童亚镇、韩寿晋来,均在大学,托为保证,并魏福绵、王镜清二人,许之,携印去。阮和孙于明日赴热河,来别。致何燮侯信。致宋紫佩信。夜收十三日《越铎》一分。
十八日 晴,风。星期休息。上午田多稼来,名刺上题“议员”,鄙倍可厌。收十四日《越铎》一分。午前寄二弟信(卅一)。午后往琉璃厂买《七家后汉书补逸》一部六册,一元《赏奇轩四种》一部四册,四元《乐府诗集》一部十而弍册,七元《林和靖集》一部二册,一元。下午收二弟所寄德文《近世画人传》二册,十三日付邮。晚黄于协字元生来。夜王铁渔来谈。季巿移去。
十九日 晴。晚得宋紫佩信,十八日发。收十五日《越铎》一分。
二十日 下午得二弟信,十六日发。收十六日《越铎报》一分。
二十一日 上午寄二弟书两包,计《乐府诗集》十二册,《陶庵梦忆》四册,《白华绛跗阁诗集》二册,《古学汇刊》第四编二册。下午收十七日《越铎》一分。
二十二日 下午收十八日《越铎》一分。夜王铁如来谈。
二十三日 上午寄二弟信(三十二)。得二弟信,十九日发。午后同夏司长、戴芦舲往前青厂图书分馆。下午得二弟所寄二弟妇及丰丸写真一枚,亦十九日发。夜收十九日《越铎》一分。
二十四日 午后赴劝工场,欲买皮箧,无当意者。过稻香村购饼饵、肴馔一元。下午收二十日《越铎》一分。得二弟所寄小包一,乃以转寄东京者,十四日发。
二十五日 晴。星期休息。午前雷,骤昙,雨一陈即霁。午后得二弟寄来残本《台州丛书》十八册,二十一日付邮。
二十六日 晴。上午收二十二日《越铎》一分。午后赴东
交民巷日本邮局寄小包一。晚吴君秉成来。
二十七日 午后收本月俸二百四十元。下午王铁如来。收二十三日《越铎》一分。
二十八日 上午寄二弟信(三十三)并本月家用五十元。下午同许季上往观音寺街晋和祥饮加非,食少许饼饵。得二弟信,二十四日发。收二十四日《越铎》一分。
二十九日 午后同齐寿[山、戴芦舲往图书馆,借得《绀珠集》四册、钞本残《说郛》五册归。下午得陈子英信,二十五
日发。收廿五日《越铎》一分。童亚镇、韩寿晋来还印章。夜阅《说郛》,与刻本大异。
三十日 晴。下午得宋子佩天津来信,二十八日发。
三十一日 上午寄二弟信()。午后往观音[寺街晋和祥买食物两元。下午收二十六、二十七日《越铎日报》各一分。晚商契衡、王镜清、魏福绵、陈忘其名,共四人来,要至广和居夕食,夜十时去。